<dd id="2fbyl"></dd>
    1. <rp id="2fbyl"></rp>

      湖北神農峽一公司秘方啟爭

      2018年01月03日

      湖北神農峽一公司秘方啟爭

        “我公司自主研發試驗產品的秘方正在遭受掠奪!”近日,湖北房縣神農峽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農峽公司”)創始人張先忠告訴《法律與生活》記者,公司總經理張立電亦遭到誹謗、恐嚇、人身攻擊,“公司的正常經營每天都受到嚴重干擾。”

        回顧:增資入股

        一切還得從投資商增資入股說起。

        神農峽公司成立于2012年,創始人張先忠繼承了家傳中醫養生之道。據悉,張先忠研制的養生產品對某種疾病已經取得了良好的抑制性作用。

        公司成立伊始即與房縣人民政府簽訂了博物館旅游項目投資協議。

        2013年,神農峽公司在當地政府和科協的支持下,經湖北省科協批準,神農峽公司院士專家工作站正式成立,張先忠所有的養生抗病技術隨即轉入院士專家工作站繼續研發。

        據張立電介紹,由于張先忠研制的養生產品的特殊功效,有相當一部分人都是慕名而來尋求其幫助的;與此同時,也有不少投資客看到了商機。2015年,經人介紹,張先忠先后結識了陳葉水、胡霞瑛夫婦等人,并就神農峽公司部分養生產品的銷售達成合作協議。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圖為胡霞瑛、陳葉水和陳偉投資神農峽公司簽訂的《增資入股協議》) 

        據張先忠介紹,2016年5月,胡霞瑛、陳葉水夫婦來到房縣與其見面,希望就該公司養生產品進一步深層次合作,“由于我公司當時正在擴建,一時間資金短缺,經過溝通,我于當年11月與胡霞瑛簽訂了《增資入股協議》,隨后在房縣工商局做了備份、更改。”

        記者查閱該協議,胡霞瑛夫婦及其親戚陳偉為投資方,以現金2000萬元人民幣入股,占注冊資本總額的45%;張先忠、張立電及張立萬為原始股東,以公司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賬面資金2100萬元人民幣記入股份,占注冊資本總額的45%;張先忠名下的房縣炎帝仙草黃酒廠(獨立法人)作為庚方,以其10000份養生產品(折價成本1000萬元)計入資產核算,占公司注冊資本總額的10%。

        按照協議,張立電出任該公司法人、董事兼總經理,張先忠為董事長、胡霞瑛為副董事長、陳葉水為監事。

        事起:經營分歧

        據張立電介紹,合作伊始,神農峽公司的研發中心尙處在裝修過程中,另外,神農峽公司還不具備醫療接診資格,遂經過協商,又共同成立了房縣神農峽中醫館有限公司(以下“中醫館”)。2017年2月,神農峽中醫館正式成立,胡霞瑛出任法人和執行董事,“起初的合作是比較順利的,胡女士先后投入了一千萬元,用于公司的裝修等費用。”

        據張先忠講:“我出身于傳統的中醫世家,其實并不懂得什么經商,而胡霞瑛女士卻是一個很有經營思路的商人。”

        神農峽公司張立電告訴《法律與生活》記者:“2017年1月12日,胡霞瑛在國外完成‘xx素’的商標注冊,其產品配方完全抄襲了張先忠先生在第十二屆世界中醫藥大會發表的論文中的內容。并提出要對外宣稱是由外國人發明,這樣就可以賣到高價,這一要求,遭到張先忠先生斷然拒絕。”

        張先忠認為,“神農峽公司研發的產品應該留在國外。拒絕胡霞瑛,也是對自身知識產權的保護。”

        原來,胡霞瑛與張先忠在2016年見面后,便商量在國外注冊“xx素”的食品、保健品號,以利于將來產品的銷售,張先忠原則上同意,并給胡霞瑛女士提供了原材料樣品,不曾想這一決定需要放棄自己的知識產權。

        張先忠認為:“胡霞瑛投資神農峽公司,是其精心策劃的一場竊取公司產品秘方及知識產權行動。”

        張立電告訴《法律與生活》記者:“胡霞瑛遭到拒絕后,便與張先忠產生矛盾,開始了無休止的掠奪公司產品秘方,擾亂公司正常經營的行為。”

        侵權:張先忠本人及公司遭“股東”搜查

        據張立電介紹,胡霞瑛遭到拒絕后,便要求查看公司賬目及一千萬元投資款的去向,但是胡霞瑛卻未安排人查賬,隨后公司財務將2016年7月至2017年2月期間財務報表及投資款詳細用途提供給胡霞瑛。

        在此期間,神農峽中醫館門診部設置許可于2017年4月17日得到獲準,而令人蹊蹺的是,中醫館卻在此期間遭到房縣食藥監局的查封,無奈,神農峽中醫館只得宣布停業。同年6月22日,中醫館執業許可獲批,胡霞瑛領取相關手續后,中醫館仍未恢復開業接診。

        張先忠告訴《法律與生活》記者:“中醫館之所以被封,是胡霞瑛向監管部門進行的舉報,而中醫館拿到執業資格后,還是未能開業,這一切都是胡霞瑛刻意放緩神農峽中醫館醫療機構設置許可、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辦理進度的結果。目前,公司的臨床試驗已經無法正常開展,而這一切,都是胡霞瑛想與公司談判的籌碼。”

        2017年5月,神農峽公司召開董事協調會,期間陳葉水提出了退股方案。張立電告訴記者:“陳葉水實際投入了1000萬元股金,卻要求退給他2000萬現金,否則將把張先忠和我統統送進監獄。之后的一段時間,胡霞瑛除了對我們有口頭上的誣蔑誹謗外,還在公司微信群中發布文字、語音等對我們進行人身攻擊。”

        隨著事態的進一步升級,這場公司企業內部糾紛逐步由言語攻擊上升為人身侵害。2017年7月21日上午,神農峽公司來了幾名不明身份的社會人員,要求面見總經理張立電。

        “當天胡霞瑛授意房縣胡某、段某等8人駕車來到神農峽公司,對公司張立電等人進行了恐嚇。”張先忠表示道,“這個事情發生后整個公司人心慌慌,很多員工已經無心工作上班,影響極壞。”

        張立電告訴記者:“胡某、段某等人擅闖公司,我們當即報警,警察來了之后,胡某、段某謊稱是公司股東,其行為屬于經濟糾紛,之后警察就撤了。”

        張先忠無奈地說:“胡某、段某等人根本不是我們公司的股東,也不是員工,他們其實就是胡霞瑛授意來公司搗亂的。”

        隨后記者登陸房縣工商局官方網站,查閱神農峽公司股東情況,并未發現有胡某、段某等人的信息。

        更讓張先忠意想不到的是,胡霞瑛在派人強闖公司的第三天后,又帶領王某、周某等人闖入張先忠家中,搜查張先忠個人住宅長達40分鐘。“胡霞瑛在我的家里只搜集各種中草藥,她的一切違法行為都被家里的監控視頻記錄了下來,她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處心積慮地通過搜集原材料而盜取公司產品配方。”張先忠說罷,向記者出示了當天事發的視頻,經過查閱,印證了張先忠的說法。

        據悉,張先忠得知個人住宅遭到非法搜查后,隨即向公安機關報案,目前公安機關已經介入。

        爭議:雙方各執己見

        胡霞瑛作為投資商,神農峽公司股東,為什么胡霞瑛多次對張先忠及神農峽公司進行侵害呢?帶著諸多問題,《法律與生活》記者與涉事雙方展開了訪談。

        據胡霞瑛介紹:“‘xx素’商標在國外的注冊與我本人和張先忠無關,因為該商標的注冊人只是我的朋友。”

        胡霞瑛一方認為,其與神農峽公司當時簽訂的《增資入股協議》沒有公平公正可言,關于到目前為止的1000萬投資款,很有可能血本無歸。為了挽回局面,胡霞瑛向神農峽公司董事會提出股東間持股比例重新分配等內容。

        神農峽公司董事長張先忠則否認了胡霞瑛的各項提議,他表示:“作為公司股東和高層管理人員,首先對公司負有忠誠義務,胡霞瑛在公司任職副董事長,不但沒能盡到投資義務,還通過言語及通訊工具對公司進行誹謗和惡意中傷,直接導致公司及我本人的聲譽受損,影響極其惡劣。即使胡董事長對合作協議提出異議,也可以通過協商或法律途徑解決,而不是采取這種恐嚇、非法搜查公民住宅等違法手段對公司及我本人進行侵害。”

        部門回應:建議走司法程序

        據悉,神農峽公司所擁有的產品保密配方,通過市場的檢驗,已經得到部分群眾的認可。目前因為股東之間存在的分歧,已經影響到該公司產品的研發。

        圍繞《法律與生活》了解到的情況,記者咨詢了房縣人民政府及有關單位,野人谷鎮政府黨委陳書記告訴記者,“神農峽公司的事我們曾經做過調解,但無濟于事,建議他們雙方冷靜,通過司法途徑解決相關問題。”

        目前,神農峽公司總經理張立電已經將胡霞瑛訴至房縣人民法院。截止發稿,神農峽公司及張先忠本人所遭遇的侵害還沒有得到妥善解決,關于該事件的下一步走向,本社將持續關注。(《法律與生活》深度報道組)


      來源:湖北房縣神農峽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湖北房縣神農峽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張立電
      經營模式 :
      生產廠家
      所在地區 :
      湖北省 十堰市 房縣 野人谷鎮杜川村
      婷婷七月激情撸,嫂嫂色坏哥哥网站,18av在线视频